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6 June, 2012 | 一般 | (8 Reads)
前文 或許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但是我始終是讀不懂他。 那個時候我還不認識她、但他可以說已經認識我了吧?可以這麼說吧。 ------------------------------------------------------------------ 那個時候起我不知道她是在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我的、我也不知道他注意了多長時間、總之每天我幾乎都能見到她、說是巧合吧、其實也是她每天都一手安排的當然裡面有些巧合。 上班之前我有個習慣就是每次都會在樓下的小吃店裡面賣早點、而他也會在我買早點的同時會悄悄的站在我身邊和我賣一樣的早點、剛開始我不知道應為每天早上買早點的人太多我也會把它當做其中一個、付錢然後轉身走向公交站牌點、等待公交的來臨、她也會一樣跟在我身後和我一樣一邊走一邊吃早點、她吃的很慢吃一會停一會可能是不太喜歡這裡的早點吧、上班族一般都是這樣的、車來了早上上班的公交很擠很擠站立幾乎都是問題、應該說好不容易他才擠到我的身邊就那樣和平常人一樣靜靜的站在我身邊時不時的拿出手機看下時間、可是這樣往往不到十五分鐘應為我到站了、而他就在下一站下車、不回頭和平常一樣下車、而他在這個時候總會看著我消失在人群裡。 下班後往往時間很充足、而我則會選擇步行回家、路只有兩公里、我一個人就算早一些回到家也沒有什麼事、那段時間幾乎每天她都做著同一件事就是和我一起買早點一起坐公交、然而這些我都不知道、慢慢的時間長了我根本就沒有去注意這些、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突然間發現她就住在我的對面中間隔著一條小巷子、而我就住在她的對面、民房一般都是這樣的。她喜歡養花、喜歡養魚之類的。和我的愛好有些相同、在我眼裡他是一個如童話般的女孩子、應該說很笨笨的那種、也很乖巧很可愛的那種、性格有些古怪、在她的房間裡幾乎是一個童話時代、他的窗台上擺放著一盆薰衣草、每天早上上班之間擺放在那裡下班之後他就會收回去、開始的時候我並不注意這些但慢慢的我被他陽台上的薰衣草吸引住了應為我也很喜歡薰衣草這樣的花。 她給我的感覺很神秘有時候有很豁達的那種、在往後的半個月裡面我不曾見到她、也和往常一樣買早點然後做公交上班、但周圍卻一直沒有發現他、每天回到家我也能看到她對面陽台上的薰衣草、然後在晚上消失在白天出現就像是清晨的太陽和下午的夕陽一樣、我開始出現些不安的心情。然後又在半個月之後他又出現在窗戶裡面、他看上去很傻很笨、前面留著劉海帶著一個黑框的眼鏡。拖著下巴看著桌面上的白色金魚、我很少看到過這種魚、然後又拿起筆在本子上寫著什麼、他是在寫日記、但我不知道他寫的是什麼、看到她出現我心情有開朗的起來、那種感覺表達不出來、感覺就像是一個正在熱戀中一樣。 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我的QQ上多了一位好友、慢慢的我也就和她認識了、但我不知道QQ裡面的她就是窗戶裡面的她、她向我主動發消息說:你好啊、然後一個笑臉、當時的我在寫文章看了一眼後沒有理會怕打斷我的思緒、所以就關了QQ聊天框改為的隱身的狀態、從那以後她幾乎每天都會來我空間、我不知道她在看什麼、當我注意到她的時候我給了他消息、 在嗎? 然後聊天框裡面回過消息來。 我在、帶著一個調皮的表情、還沒有等我回答、她的消息又來了、 你終於回我消息了啊、 我鬱悶的問道。 你在等我嗎?有什麼事嗎? 那個沒有、我、我發錯了、 其實那個時候我不知道她在等我、 哦、這樣啊、怎麼稱呼你啊、我問道她、 然後那邊就沒有消息了、頭像由彩色變為灰色、我也沒有在去理會。 照常上班依然習慣了那家小店的早點。她也會在一分鐘之類出現在我身邊和我賣一樣的早點。我沒有去多想、轉身走向站牌、她也跟在我後面、我沒有發覺應為一個人久了對身邊的事和物都不怎麼在意。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她喜歡我、而且到了那種自我陶醉的地步可以說是“暗戀”] 在嗎? QQ聊天欄裡面她發來了消息帶著笑臉的表情。 恩、在、 忙嗎? ……? 我就這樣回過去、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回過去的是什麼意思。 我叫旋木、我想和你交朋友、 看了這句話我覺的她應該很單純吧、 哦、你叫我莫文澤就可以了。 莫文澤、你的名字很好聽啊。 你的也是、旋木、這個名字很好啊。 嘻嘻…… 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她回消息。 十一點多的時候消息欄響了我打開看了看是她的消息、 都快深夜了你怎麼還不休息啊、明天還要上班。 我說等會、馬上就休息了、我調侃的說的你不是也沒有睡嗎? 她嘻嘻回過來說、我在等你睡啊、 她好笨在我們之後聊天的時間裡面她回消息的時間平率越來越長。 都十二點多了、你還不睏嗎?她問我。 不困、不過還要在等會、 大概三分鐘後回過來一個字。 恩、 之後又回過來。 莫文澤、你又女朋友嗎? 我回過去、 問這個有什麼問題嗎?我們聊點別的吧、 哦、沒有我只是隨便問問。 呵呵、你怎麼還不睡啊、一個女孩子熬什麼夜、我回過去但是麼有消息在過來、 我突然間想起這句、怎麼還不睡啊、一個女孩子熬什麼夜。好熟悉、是我曾說 給一個女孩子的。但是對方並沒有回我。 快到一點多的時候我準備關電腦休息、這是QQ消息來了是她的、 我現在就睡、你睡了沒有啊、 和你一樣、我也現在就睡、我對她說道。 然後關機睡覺。 第二天如平常一樣下樓賣早點、但我卻沒有看到她出現、我故意在原地多等了二分鐘但之後 還是沒有見到她。我走向了站牌點。 路上我在想。是不是我多情了、還是我自己太自戀、還是屬於犯賤、呵呵我不知道。 車還沒有來、這個時候她出現在我的視線當中、手裡拿著依然是和我一樣的早點、她頭髮凌亂可能是沒有梳頭吧。看著她還沒有睡醒的樣子、真的好笨好單純。她就站在我身邊不遠處、車來了、但我沒有注意到、她看著我然後衝我微笑了一下說:你的車來了、我轉過頭、公交來了停下之後我也衝她微笑了一下、然後轉身上車了他也上車了、就站在我身邊、啃著他並不喜歡吃的早點、我到站了她還在車上在我下車的時候我回了一次頭她衝著我笑, ----------------------------------------------------------------------------- [什麼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網絡中和你的熟悉、現實的生活中和你陌生] 下班之後打開窗戶通風、習慣性的看到對面陽台上多了一個魚缸、裡面是她喜歡的白色金魚、旁邊是一碰薰衣草、兩者在一起很好看、 有時候欣賞不單單是一種景色有肯能也是陽台上那不起眼的金魚和薰衣草。 這個時候樓下突然有人喊旋木、 旋木、是不是網上的那個旋木呢?我疑惑著。 我向樓下看去、是一個女孩他轉過身來、是她、是我們廠裡面的、我見過她、那前幾天我同事文凱問我QQ號我告訴文凱、那麼之後……是不是就會是那個旋木呢?我在大腦裡面連接性的想起來。不會這麼巧吧。可能是巧合吧?但願是、但願又不是、我繼續向樓下看去。 旋木、你再不在家啊。 對面窗戶裡面的窗簾拉開了、露出一個頭是他,樓下的叫他旋木、但我在現實中不認識她、我就站在窗戶前繼續看下去。 她揉了揉眼睛、之後又帶上眼鏡、頭髮凌亂顯然是還沒有睡醒的狀態、她對著樓下的那位女孩說道:文兒姐、怎麼了啊、我還沒有起床啊。 你在啊、那我上來和你說、你今天和我去買衣服吧、樓下的那個文兒姐一邊說一邊上樓、就在這時旋木的眼光看向了我。停頓了五秒之後衝我笑了一下就把腦袋縮進了窗簾裡面。 我疑惑滿頭都是問號、我打開電腦上了QQ、她沒有上線、我進了她的空間、是第一次進、以前都沒有怎麼在意、她的相冊是加密的、我無法看到、又轉向看到了她的日記、只有一篇、題目是旋木的冬天。 坐在樂園的旋轉木馬上。靜靜的呼吸著、那是冬天的味道、可是就是聞不到他在我身邊的味道、 我喜歡他、喜歡他喜歡吃的早點、喜歡跟在她的身後、喜歡和他站在一起等公交、但是這一切對我來說都好失望好失望、因為她不知道我喜歡他、就在我看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就想瞭解他的一切、我真的好笨、但是讓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住在她的對面每天都會看到她、我喜歡你、你知道嗎? 之後我看了下面的評論, 喜歡就告訴她。不然以後就沒有機會了、知道嗎?小木、上面顯示是文兒姐的評論、就只有這一條、我開始迷惑了、此時我也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現實生活中的那個旋木、兩個人是不是都一樣、我打開她的聊天框、在上面給他留言、晚上、八點在樂園見、旋轉木馬就這樣我給他發了過去、這樣算不算是約她。但為什麼莫名見我就會給他這樣的消息。關了電腦休息。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六點多了、我看了看對面的窗戶是關著的不過那盆薰衣草還在金魚卻消失了。打開電腦上QQ沒有看到他的回言、我不禁有些失望、心裡還在想晚上我該不該去樂園、要是去了他沒有來怎麼辦。安慰自己說既然給人家說了就要去、洗漱完之後就到樓下去吃飯、往後的兩個小時裡面時間過得很慢。七點半我開始做車去樂園了。晚上樂園的人不怎麼多。我一邊徘徊一邊尋找、但始終還是沒有找到她、看了時間已經八點半了。我開始心裡有些焦急、就當我起身準備坐車回家的時候我看到了那位旋木所說的文兒姐、她向我走來直接就說:雅靜今天晚上來不了了、他讓我告訴你。她、她喜歡你、想和你在一起。 我又滿頭的問號、問道? 雅靜是誰?我認識嗎? 那位文兒姐笑了笑說。你真的不認識還是假的不認識、 我尷尬的說: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說完我向前走去。 文兒姐在後面喊著對我說:你知道嗎?雅靜她喜歡你、她生病了、在醫院、她來讓我告訴你、她不能來、讓你失望了、 我停住腳步轉過身對文兒姐說:雅靜是不是叫旋木? 文兒姐說:是、 我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問道他在那家醫院。 然後一起和文兒姐坐車去了醫院。 進到醫院的那一刻我開始感到旋木這個人對我重要了。或者說我知道她的真實身份之後。一邊走我一邊問自己見到他我該說什麼。 他就是窗戶裡面的女生、是每天和我一起坐公交的那個女生、一直跟在我身後的那個女生。對我生活很瞭解的那個女生。 病房到了、可我卻停下了腳步、遲遲不敢進去。我在害怕還是在猶豫、我不知道、 文兒姐這時說道怎麼了為什麼不進去、 哦。沒、沒什麼、我回答著。 當我進去後看到的是躺在病床上沒有醒來的旋木。她好沒、靜靜的睡在那、我沒有做聲、對文兒姐打了一個手勢示意她出去隨後我也跟了出來。 我問文兒姐、旋木是怎麼喜歡上我的。 文兒姐告訴我說:算是日久生情吧、你住在她對面、後來她對我說她又喜歡的男生了、我問他是誰、他就說不知道你的名字、說在我房子的對面住著、他想進一步瞭解你、但不知道怎麼瞭解、到後來我才知道你就在我們廠上班、後來我找到文凱、讓他要你的QQ號、之後我在給了雅靜。 那為什麼那天你回在樓下喊她旋木呢?我問到。 是像引起你的注意啊。 我的注意、 我突然間明白了。這是文兒姐和雅靜的計劃。 你知道嗎?她喜歡你到了什麼程度嗎?她把你喜歡吃什麼做什麼都全部寫到她的筆記本裡、就是希望有一天你能看到。她又是後陪你聊天聊到很晚很晚、可能你以為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網友並沒有在意。但是她真的很喜歡你、可能就是屬於那種最簡單最庸俗的愛吧。 文兒姐說的對、雅靜對我的愛就是那種最簡單最單純的、 哦對了、文兒姐我向問你旋木她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回住院。 哦、沒事的、她現在睡著了、沒什麼大事、就是感冒了。 哦。是這樣啊。 恩、那個、你現在這裡吧、我先回了、我想她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想是你。 說完後文兒姐也不等我說什麼就走了。 我轉身走進病房看著床頭上躺著的旋木、心裡有中說不出的感覺。 或許是太累了的緣故吧、我就趴在旋木的床邊睡找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旋木也醒了。她大大的眼睛看著我說:怎麼、怎麼會是你、文兒姐去那了啊、 我笑著看著她說怎麼不會是我啊。 她低下頭不在說什麼、我也不知道在說什麼。看著眼前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子我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內心的話語。 你喜歡我、是嗎?我鼓起勇氣說出第一句話。 呃、嗯、旋木看著我點了點頭。 我沒有在說什麼站起身對著他說道:我是一個不值得你去喜歡的人。或許你看到的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承認我注意過你。 之後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轉過身的時候我看到了他眼角的淚珠。此時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沒有說什麼坐在她旁邊的椅子上只是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不說話。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說什麼。她說話了、 我喜歡你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喜歡上你的、總之感覺怪怪的、之後就是沉默。 那個我們該走了吧。我說道、 她抿了抿嘴還想再說什麼最後還是點了下頭、出了醫院我們打的回來了、路上一句話也沒有、走在寒冷的大街上、十二月的寒風冷冷襲來、她把頭給衣領裡面縮了縮、我很想將自己的外套給他套上、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這樣做、就這樣短短五分鐘的路程我們到了、 站在樓下、我說道、時間不早了你也改回去休息了明天還上班、她說道我真的不可以做你女友嗎? 我沒有說什麼、只是一句冷冷的話我知道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欺騙了自己也傷害了她、我說道:我有女友、很淡很淡一點味道都沒有、應為說真的往後的我一點也不喜歡白羊座的女生、甚至是到了一種討厭的地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應為以前的她、白羊座的女生我知道類熱外冷、但真的不適合水瓶座。水瓶座是一個古怪的老人有時候連她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在做什麼想什麼。 她沒有說什麼轉過身跑向樓上、此時的我站在寒風下瑟瑟發抖或許我錯了、或許是我怕了、總之我還是沒有接受、 今夜過後或許這場突如其來的夢就會破碎、我也不想實現這樣一個沒有開頭沒有結尾的夢、隨手劃過翻開了這頁的灰塵、 第二天的早上、我依然還是出門買早餐但再也不是那一家的早餐、之後也不會再做那趟公交車、往後的一周時間裡面我在也沒有見到旋木這個女孩子、對面的窗台上我再也沒有看到過白鯉魚和薰衣草的站立、 那天吃中午飯的時候我接到文兒姐的電話、他讓我在二樓的餐廳門口等他。隨後吃晚飯我就站在那裡等他、他來手上拿著一個袋子我不知道裡面裝得是什麼、他走過來表情淡淡的對我說道:雅靜走了、這是她讓我給你的。我接過來是一個日記本或許就是雅靜寫的吧、我沒有問他去哪裡、只是恩了一聲、文兒姐似乎還想在等我說什麼。久久之後我什麼都沒有說。最後從文兒姐的嘴裡狠狠的說出這幾個字。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說完就走了、聲音說大也不大路過的都把頭看向了我、我拿著日記本側過頭笑了笑。隨後就去上班、男人一個都不是好東西、這句話意思太深、我品味不到、 下班之後我回到家、翻開那本日記本開了起來: 今天下班坐公交的時候我發現了為男生。他應該人很好。怎麼說呢?感覺好怪好怪哦、全車那麼多人就只有他給剛上車的老奶奶讓座了、好欣慰哦。嘻嘻但我沒想到他和我實在同一個地方下車的、可能是我處於一時的好奇就跟在他的身後、但我沒有先到他幾乎和我走的是同一條路、他左我右他就住在我對面哎。雅靜啊雅靜你犯賤了…… 翻過一頁我繼續看到、她平時很晚才睡覺大概到晚上的十一點到十二點左右、每天早上他幾乎都到同一點店買早點然後一邊吃一邊走向公交站牌等車、她很高大概有一米七八的個子、一身雲運動裝、很陽光很帥氣、嘻嘻、我發現自己就像是一個小偷一樣每天都更在他的身後、她很少說話、總是一個人雙手插在兜裡、她也很少出來玩、下班之後就回家、幾乎我沒有見到過她出來玩過、真不知道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今天我從文兒姐那裡終於要到了她的QQ號、網名叫“漠北的冬天不會冷”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冬天真的不冷嗎?我加上她給消息給他但一直沒有回、失望好失望、 今天夜裡她和我聊天了、我們聊到了深夜、我真的好困好困幾乎每次都睡著了又起來看到她給我的消息。 …… …… 今天晚上我給他表白了。她他告訴我他是一個不值得我去喜歡的人。我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好難受。但還是強忍著眼淚。回來的路上我真的好冷好冷、很想擁有她的懷抱能給我一點點的溫暖、但我只是想想、並沒有實現這個小小的要求、就在樓下的時候我心碎了、他告訴我說他有女朋友、那一刻我真的大腦一片空白這麼久以來都一直是我自作多情。 莫文澤、如果你看到了這本日誌、或許我已經不再蘇州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 下一站,再也看不到你。 這些就是那本日誌裡面部分的話。看我之後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我打開窗戶、但對面的的窗戶是黑的。她或許真的走了。 罷了罷了、這樣也好。長痛不如短痛、最終痛得不是我、只是憐惜罷了。 莫文澤。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最後我想說幸福敲過門、只是我心不在家而已、 日辰為我心、我若棄日辰、喪盡天良心…… 莫文澤。 心情隨感……